一目淼淼

怎么就想不起过去的种种快乐了呢
不知是累了还是晕过去了
只觉得困的不行
24小时都睡着算了

总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被迫达到自洽
总是不得已的放弃一些东西
不过也好
这样的断舍离才能试出心目中最重要的东西吧
只想迅速扫完所有文本以求心安
考试只求写完
不想和多余的人说话

那些浓情蜜意也不是假的吧
体验到的那个当下就已尽兴
不必强求长久缠绵

几天没说话了
感觉身体在亮红灯
背部抽筋 脖颈僵硬
同时又无比疲惫
不应该啊
今日份的工作还未开始
撑住啊

不说再见就会再见

撑完了一场法语灾难性考试
又要面对别离
有些不知该说什么的悲伤
脸上却是冷漠
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
内心爆炸
天保佑我不要忘了去明天的开幕式接待

吃药的第五天
又崩溃大哭了
我很想你

又一杯
大姨妈管不了了
只想要冰度麻痹我的神经
只想要想你的时候心口不再抽痛

下午等了两个小时终于看上病了
在这样的大城市里
精神科也总是人满为患
抑郁太可怕了
又爆发了巨型争吵
她觉得伤心 她觉得女儿应该怎么说话
在她心里母女是有阶级高低之分的
女儿是应该服从的
从没想过自己就是在这种精神暴力下长大的
盲目的奋斗 所谓的努力
一副憋了一股劲要整明给谁看的样子
明明我是可以享受万千宠爱的
但却非要装作刀枪不入油盐不进
就是她的精神暴力和道德绑架将我整个自信打碎
施暴者还要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看看你那些言行吧
缺爱的人类啊